当他从地狱般行情的电脑走开收盘了然后来到大街上傍晚的大街上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该工作的工作,该下班的下班,该跳广场舞的跳广场舞人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脸上洋溢着是股民群体看不见的那种自然平和的神情他一刹那间感觉到其实世界上原来并没有什么灾难还是原来的样子于是他就释然了以更理性的角度回到股市最终他也穿越了那次股灾